索尔·奥斯汀🎂【佣兵不出日记不改名】

欧利蒂丝庄园驻提瓦特大陆外交官,愚人众成员,北国银行前台

吐槽,你要是觉得被冒犯了那说的就是你

啊对对

佣右向就只有杰佣能强强,其他的佣都是娇妻

首页推的什么几把玩意儿给我,tui

有偏见就直说,什么除了杰佣不磕别的佣右,就你家杰佣没有ooc,又当又立的不如去磕佣左

无意义小段子【ooc预警】

在一片咖啡的香气中,奈布迷迷糊糊的从柔软的大床上睁开了双眼。

好难受,全身像是被碾过一样。奈布吸了吸鼻子,仅有的一丁点意识让奈布再次把自己埋进柔软的被褥里。

有点粗糙……不像是被子……味道好好闻……奈布用床上的宽大外套把自己裹了进去,再次沉入了梦乡。

阿尔瓦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就看见了像小猫崽一样缩在自己外套下的人。他把早餐放在了床头柜上,坐在了那一团外套的旁边,用手揉了揉奈布的头发。

“唔嗯……”奈布无意识般的蹭了蹭宽大的手掌,睁开双眼就看见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坐在旁边微笑着看着他。

“唔……早啊。”奈布把脸埋在外套里蹭了蹭,懒洋洋的打了声招呼。

“早。”阿尔瓦的手从头上移到了光裸的后背上,一下一下像是抚摸猫咪一样抚摸着赤裸的奈布。

“再多睡一会儿吧。”

奈布,你有新老公了!

【奈布:滚😡】

【2022击玩七夕24h 18:00】吊桥效应

●拙作见谅,本来想🔪的但是击玩好甜(泪)


  在庄园里发生的爱情真的是爱情吗?还是在恐惧产生的心跳下,由吊桥效应引发的错觉呢?

  他看着站在高楼上的女孩,瞳孔微缩。

  “古普塔先生。”女孩脸上的笑容苦涩又决绝,“如果我跳下来,你会接住我吗?”

  

  甘吉·古普塔有点后悔,可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救下那个女孩。

  敲门声响了很久,甘吉才踌躇着打开门,梳着金色麻花辫的小姑娘捧着一只小羊玩偶站在门后,蓝色的双眸闪亮如星辰。

  “古……古普塔先生……”她结结巴巴的开口,白皙的脸颊迅速烧红起来,“您……您的玩偶……”

  “……谢谢。”甘吉无奈的接过暖绒,“其实你……”话还没说完,女孩就溜走了,速度快到甘吉只能瞥见女孩头上红色的方巾。

  甘吉叹了口气,回到房间关上了门。手中的小羊温暖柔软,带着傻乎乎的笑容,原本破裂的布料被细心的缝好。甘吉捏了捏玩偶,看着小羊的笑容在他的动作下变得扭曲起来。

  这是被玩具商安妮·莱斯特缠上的第三天,他还是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甘吉·古普塔对人的信任,早就在进入庄园前被消磨光了。

  天地良心,他愿意对着黄衣之主发誓,早有预谋的一换一完全是为了胜利。可从那天之后甘吉就敏锐的察觉到在距离自己不远不近的地方多出了一个“小尾巴”。

  他很想粗暴的把女孩赶走,可对上那双水润眼眸的瞬间,所有的粗口都卡在了喉咙里,只结结巴巴的挤出了一句:“你能不能……别再跟着我了……”

  女孩眨眨眼,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甘吉带来了困扰,她张了张嘴,也挤出了一句话:“那个……您的挂件需要修补一下吗……棉花露出来了……”

  呃?甘吉愣了一秒。把一直挂在自己腰间的毛绒小羊解了下来,经历过几场游戏的暖绒变得灰扑扑的。甘吉捏了捏饱经风霜的小挂件,一些棉花被挤了出来掉在地上。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您修好……”女孩的声音依旧却生生的。

  “呃,那麻烦你了……”甘吉把暖绒递了过去,两人的指尖轻触。女孩的脸更红了,拿着暖绒匆匆给他鞠了一躬,逃也似的跑开了。

  甘吉挠了挠脸颊,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脸上的温度也高的吓人。这个女孩叫什么来着?好像是那个能飞的玩具商……安妮·莱斯特?甘吉漫不经心的想着。他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女孩,明明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很自信,可以露出落落大方的笑容侃侃而谈,可是在面对自己时却会羞涩小心,像是生怕激怒他一样。

  真是奇怪的女孩子。迟钝的甘吉并不明白这种感情,他挠了挠头,只寄希望于暖绒修好后安妮不会再来缠着他了。

  

  有一点甘吉确实想错了,暖绒修好了依旧可以再次坏掉,绵软的小挂件成了维持两人联系的桥梁。甘吉也从安妮羞涩的笑容中读出了什么,有时候安妮送来的不止是暖绒,还有女孩亲手制作的可口甜点。

  甘吉看着盒子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旁的兄(sun)弟(you)们都在打趣他。

  “我和她真的没什么……”甘吉感觉自己的解释也无力了起来。

  损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都带着“你不用解释我都懂”的表情排着队拍了拍他的肩膀。

  甘吉:……硬了,拳头硬了

  最后一个是伊索·卡尔,生性腼腆的入殓师犹豫着凑了过来:

  “情侣入殓可以考虑给你打个对折。”

  甘吉拎起了放在旁边的板球棍,伊索拎着化妆箱拔腿就跑。

  

  “今天的点心也被退回来了?”

  安妮点点头,看着桌子上精致漂亮的法式小甜饼,这是她特地请教薇拉亲手做的,挑了最漂亮的几只和自己满满的心意一同打包送了过去。

  薇拉叹了口气,把沮丧的女孩搂在了怀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他不相信我对他的爱。”安妮的声音闷闷的,“我劝说过自己放下……可我还是忘不掉……”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出来的话语逐渐语无伦次。她回想起甘吉把盒子递给她时的严肃表情。

  “莱斯特。”他第一次这样叫她,“我不会喜欢你,你最好也放下这样的心思,我只是救过你一次而已。”

  “我不是小孩子了,不会把感激和爱混淆。”安妮的声音颤抖,“我喜欢你,古普塔先生……”

  甘吉后退了一步,黑色的眼睛里是坚定的拒绝:“很抱歉,莱斯特小姐。”他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抱着盒子的安妮一个人站在原地。

  “真狠心啊……”她喃喃着,一颗又一颗眼泪滴落在了铁皮盒子上。

  “最后一次了。”她从薇拉怀里抬起头擦了擦眼泪,“如果依旧是这样……”她想了想,很勉强的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那我也要放弃啦。”

  

  甘吉做了一个梦。

  真奇怪。从梦中惊醒的他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他梦见那个玩具商背对着他站在永眠镇的高楼上,风拂过她金色的发辫,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还是能感受到那背影里的决绝。

  不可否认的是,在第一次把暖绒交给她后,甘吉就开始下意识的关注这个看起来腼腆实际上很勇敢自信的女孩子。看着她在游戏里一次次脱困,自己丝毫没有察觉到脸上露出的微笑。

  安妮突然回过了头,女孩红扑扑的脸颊像是秋日成熟的苹果,甘吉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了。

  你为什么要拒绝她呢?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心底询问甘吉。因为我知道,在这个恶名昭彰的庄园里,是不会有真正的爱情产生的。

  在这里发生的爱情真的是爱情吗?还是在恐惧产生的心跳下,由吊桥效应引发的错觉呢?

  他已经打定主意不再相信任何人的感情了,友情也好,爱情也罢,只要能活下来,赢得奖金走出去,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努力忽略心中的那一丝隐痛。失去了睡意的甘吉决定出去走走。鬼使神差般的,他走到了永眠镇,被风吹了一会儿的甘吉逐渐清醒过来,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却被远处高楼上的身影吸引了视线。

  庄园主在上。他不受控制般的向那里跑去,这不是真的……

  安妮·莱斯特坐在那个墙壁破了个大洞的高楼上摆弄着自己的滑翔翼,她穿着一身紫黑色的裙子,看起来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魔女。似乎是感受到了甘吉的视线,安妮也看到了他,她朝他笑了笑,站了起来,然后。

  她把滑翔翼扔了下去,木质翅膀砸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甘吉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抬头看她。

  “来打个赌吧,古普塔先生。”安妮站了起来,风把她的话送到了甘吉的耳边,“我向庄园主借用了一点小小的权限——即使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摔死。”她没有告诉他,裙摆下的白皙双腿全是一次次跳楼试出来的淤青,“我现在要跳下去。”她张开双臂看向天空,像是一只渴望蓝天的鸟儿。  

  “古普塔先生。”女孩低下头看他,脸上的笑容苦涩又决绝,“如果我跳下来,你会接住我吗?”

  沉默。甘吉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了,他紧绷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紫黑色的小小身影。

  安妮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从高楼一跃而下。风拂过女孩的面颊,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人心跳加速,还没等安妮尖叫出声,一双有力的臂膀接住了她。

  甘吉抱着安妮摔倒在地上,耳边女孩的清脆笑声逐渐将他拉回现实。他紧紧的抱着女孩细瘦腰肢,满脑子都是她一跃而下时的决绝身影。

  去他妈的吊桥效应吧。甘吉恶狠狠的想,他这辈子大概就栽在她身上了。

  安妮笑着笑着就哽咽出声。她把脸埋进了甘吉的颈窝,一边哭一边抽抽噎噎:“对……对不起……我太任性了……”

  甘吉嘴角抽动,酝酿出来的情绪被眼泪冲的一干二净:“我看你跳的时候挺干脆的。”

  “那是……哎呦。”挣扎着想站起来的安妮碰到了腿上的伤口。甘吉叹了口气,握住了她的手腕。

  “还能站起来吗?”

  “嘶……问题不大。”安妮借着力慢慢站了起来,她眨眨眼睛,又忍不住去偷看甘吉。

  甘吉这次没有躲,大大方方的任由她打量:“还能走吗?不行的话我背你回去。”

  可安妮想的不是这些,她反握住了甘吉的手,两个人手牵着手在夜风里对视,谁都没有移开目光。

  “您是怎么想的呢?”安妮笑了笑,“接住了我,然后再拒绝我吗?”

  甘吉面无表情的回望过去,伸出另一只手,捏了捏安妮白嫩的耳垂。

  “你……”唇突然被一点温热覆盖,再离开时,安妮只看见了甘吉的背影。

  “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吃早餐。”甘吉局促着开口,他在她面前蹲下,“上来,我背你回去。”

  安妮迷迷糊糊的让甘吉背起了她,一路无话。直到被送到房间门口,坐在床上的安妮后知后觉的摸了摸温热的嘴唇,然后扑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通红的脸。

  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了。安妮忍不住在被子里笑出了声,她从未如此期待过黎明的到来。

  

  那个被摔坏的滑翔翼被甘吉捡回去小心翼翼的补好,安妮看着上面丑丑的补丁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好啊,被人爱着的感觉。安妮哼着歌开始给自己梳头发,旁边的桌子上摆着庄园主发下来的关于自己的最后一场游戏的临时通知。

  等逃出去了就和他结婚。安妮这样想着,拉开门走出了房间。


上一棒: @龙龙子 

下一棒:@寄生信徒5 

我不懂,必输的局你不投降节省时间开下一把是在等什么?等监管者善心大发佛你吗?

屠夫把我扔地窖上放血找小女孩,我投降键都快点烂了就是不同意,我真的不理解

笑死,有人说勘佣tag快烂了,全是佣娇妻文学

我们在群内合计了一下,一致认为娇妻的应该是勘

【0723奈布生日快乐】《奈奈豆历险记》

●祝奈布生日快乐~我还在等你的日记宝你写多少了😭😭😭

●在炎热的夏天给大家带来凉爽小短文【大概】

●是不存在的新游戏,先下为敬【被打】


  《奈奈豆历险记》今日公测!

  《旅行〇〇》同款休闲放置类手游,玩法新奇有趣,可以解锁多重结局,解锁更多可爱豆豆

  点此链接下载更有丰富礼包等你领取

  

  亲爱的豆豆饲养员【模糊不清的马赛克】:

  欢迎来到温馨小家,请认领你的奈奈豆并仔细阅读以下内容,以带给你和豆豆们更美好的游戏体验。

  一,认领奈奈豆后,请仔细打扫奈奈豆的房间,发现的杂物可以收到小仓库里,有些奇怪的东西也不用担心,奈奈豆曾经是雇佣兵

  二,奈奈豆会勇敢的背着小行李去探险,在此之前请准备好便当以及好用的探险物品

  三,奈奈豆离开时,你可以在家准备食物等待奈奈豆回家,你的奈奈豆会不定期带特产给你,请好好收藏

  四,每次探险归来后会增加一定数值的好感度,如果你某天粗心大意忘记了给奈奈豆准备物品,奈奈豆依旧会去探险,只不过好感度会增加很少

  五,好感度到达一定数值时会解锁特殊剧情

  六,奈奈豆的每一次探险都会帮助主人增加经验值,十级后会解锁特殊的『不可控剧情』,解锁该类型剧情后你将无法操控剧情走向

  七,『不可控剧情』有好有坏

  八,请不要给奈奈豆准备牛奶,奈奈豆不喜欢,可以多准备一点甜食

  九,可以用网兜在门口的池塘里打捞鹅卵石,鹅卵石可以在商店里换取奈奈豆喜欢的食物和物品

  十,如果在池塘里打捞出了奇怪的骨头碎片,直接丢弃,不要收藏到仓库里(伊索豆拜访时除外)

  十一,解锁物品『相机』后可以给在家的奈奈豆拍照,偷拍也可以

  十二,奈奈豆会躲起来洗澡,洗澡的时候不可以使用照相机,但是可以使用监控(价值100鹅卵石)

  十三,监控更容易解锁『不可控剧情』,请谨慎使用

  十四,偶尔会有其他豆豆来拜访奈奈豆,请好好招待,也可以赶走

  十五,可以用给奈奈豆的食物或者奈奈豆带回来的特产招待其他豆豆

  十六,特定豆豆被赶走后会解锁『不可控结局』

  十七,如果没有监控,在其他豆豆和奈奈豆一同相处时你离开了,你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十八,监控更容易解锁『不可控剧情』,请谨慎使用

  十九,奈奈豆不可杀死,其他豆豆也一样,你不一定

  二十,留心其他豆豆的怒气值,特定豆豆的怒气值到达一定数值后会解锁『不可控剧情』

  二十一,远离池塘,远离不能进入的厨房和地下室

  二十二,不排除奈奈豆会联合其他豆谋杀主人的可能(『不可控结局』之一)

  二十三,大团圆结局是有的,但是谁能保证一直谨慎呢?

  客服索尔祝您饲养愉快^_^

从今天起,爷是至冬人

搞原神oc去了

有点想笑,现在有些人真是被粉丝捧出毛病来了,有时候夸您是神仙太太完全是因为您产粮了,礼貌性的夸厨子一句,可能并不代表您画的有多好

还“嫉妒我会画画”,我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您的作品有多出众,只能说有自信真的是件好事了👍🏻